10种你会遇到的程序员


10种你会遇到的程序员
作者: Justin James
译者: 来自网络,抱歉没查到准确出处

程序员素来就被认为是一个奇特的人群。实际上,就算在程序开发者社群本身之中,也有一些特别的人群能让其他程序员觉得很奇怪。在这我列出10种你可能遇到过的程序员,你能想出更多么?

#1:甘道夫
这种程序员看起来,就像是在《指环王》里扮演甘道夫的最佳候选人。他(甚至是她)有着快要到膝盖的胡子,一顶看起来傻傻的帽子,在冬天可能还会穿一件披风或者是斗篷。对于团队来说幸运的是,此人对自己工作的熟练程度就像甘道夫一样。但不幸的是,他们要经常忍受甘道夫长达数个小时的故事的折磨,而内容主要是关于他或者是她是如何不得不在雪地中上山下山,以把打好孔的纸带送到计算机房。甘道夫类型的程序员是你的究极武器,但是你会总是希望能把他们排到后面,只在快要绝望的时候才向他们寻求帮助。

#2:烈士
对于任何其它职业来说,烈士其实就是一个工作狂而已。但是在开发者的领域,烈士完全进入了另外一个范畴。工作狂至少会回家洗澡睡觉,而烈士们却会以睡在桌子底下的空皮萨盒子堆之中为荣。而问题是,根本就没人要求烈士们像这样工作。而且他或者她总是想用这样的措辞来使团队中的其他人感到内疚,“好的,你们回家吃完饭吧。我会在今晚会完成相当于3个星期的工作量的。”

#3:玩家
小心玩家。如果他或者是她注意到了你,你很有可能就要接受3至4个小时关于龙珠z与高达谁更强、或者是playstation 3 与xbox 360哪个更好的演讲。玩家的桌子上总是堆满了明信片、动作人偶、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相关的装饰品,大部分可能都是从日本进口的。玩家们不光是很难相处,他们有的时候实在是太多时间在这些东西上(无论是在办公室内外),以至于他们根本就不明白他们什么时候该干老板雇他们做的工作。

#4:文斯 内尔(一个比较有名的摇滚歌手)
这个40岁的家伙就像是颠三倒四的回到了1984.运动型爆炸头,发皱泛白的牛仔裤,还有一条大围巾。文斯还会在工作时间坐在办公室哼着Bon Jovi 和 Def Leppard的歌,这本来也不是很糟,如果《Pour Some Sugar on Me》不是如此的有感染力的话。

总体来说,和文斯一起工作是很有趣的,实际上他有丰富的经验,只是永远长不大而已。但是如果文斯决定用他或者是她的摇滚风格来处理自己的头发和生活的时候,情况就会变得很棘手。因为和一个每天都带着宿醉未醒的人一起工作,相当困难。

#5:忍者
忍者是你们团队当中的重要人物,但是却没人能意识到这点。就好象传奇刺客一样,你不知道忍者是什么时候工作的,但是你总是在第二天早晨发现他们的成果。于是你急忙打开源代码控制系统,然后发现在临晨4点,忍者提交了一份代码,解决了一个你已经研究了一个星期的问题,而你之前甚至都不知道忍者大人知道你所作的项目的存在。明白了吧,当你还在一次次的开会的时候,忍者一直在工作。

忍者是如此的隐蔽,你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是你知道每一个他们参与的项目都进行的更顺利。不过,注意点,忍者是孤胆战士,不要试图强迫他们在一个严格的等级和文档制度下工作。

#6:理论家
理论家知道一切编程需要知道的东西。他或者是她可以花4个小时去探讨一个很冷僻的语言,或者去证明你写的代码是如何的不完美并且有可能会在运行的时候多花3纳秒。问题在于,理论家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软件开发。当理论家写代码的时候,他的代码是如此的“优美”,以至于我们这些凡人根本就看不懂。他或者她最喜爱的技术就是递归,每一个代码块都被使用到了极致,而代价就是工程进度和可读性。

理论家还很容易分心。一个花一个小时就能完成的工作,理论家们往往需要三个月。因为他们认为当前的开发工具不够好,所以他们必须开发一些新的工具来构建新的库从而构建一个全新的系统来迎合他们的高标准。理论家可以成为你最好的团队成员,前提是你能让他专注于你们所做的工程本身,而不是把时间都花在究极排序算法上。

#7:代码牛仔
代码牛仔是一种无法阻止的天性。他或者她几乎总是一个厉害的编程者,并且总是能以别人2至3倍的速度完成工作。问题是,这些代码至少有一半都靠偷工减料得来的。代码牛仔认为把代码提交到源码控制系统太麻烦,把配置信息存贮在代码之外太麻烦,和其它人交流太麻烦……你懂我的意思吧。

代码牛仔的代码就好像意大利面条一样搅在一起,因为他或者她工作的事如此之快,以至于必要的重构都没有做到。很有可能的是,七页长的核心功能代码也许看起来就像是教科书上关于“不要这么做”的示例,而这些代码居然还神奇的可以运行。代码牛仔绝对没办法和别人一起工作。而且,如果你让两个代码牛仔进入同一个工程,那这个工程一定会失败,因为一个总是被另一个人对代码做的修改而干扰,他们总是拼命的在开枪射击自己搭档的脚。

当按时完成一个工程比把这个工程做好更重要的时候,把一个代码牛仔加入进去吧,这个工程会在截至日期之前完成的。代码牛仔其实就是一个吵闹版的忍者。只是忍者像做外科手术一样精准的编码,而代码牛仔像一只难以控制的公牛,会把所以挡在它面的东西顶翻。

#8:伞兵
你知道那些电影吧,就是指挥官带着机密作战计划被空降到敌人战线之后。在软件开发中,这样的人叫伞兵。伞兵是你对一个将要失败的工程的最后援助。伞兵们缺乏在一个长期任务上工作的耐心。他们最大的价值是拥有快速学习一堆完全陌生的代码并且使用它们工作的惊人能力。其他程序员也许要花几个星期或者其几个月来熟悉一个工程,以便可以有效的参与其中;伞兵们只需要几个小时或者几天。伞兵快速学会的东西也许不能让他们编写核心代码,但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形成一个固定的见解可能会帮助他在整个团队失败的地方取得成功。

#9:庸才
“足够好了”,这就是你从一个庸才那能听到的最好的话。他或者是她总是花更多的时间写出比团队中其他任何人都更差的代码。“缓慢,刚刚符合要求”就是对庸才所作的项目的描述。但庸才们总是能做的“足够好”,以至于刚好不会被解雇。

当你面试这种人的时候,他可以告诉你很多他到参与过的项目,但却很少提到他们到底在这些项目里做了什么。筛出这些庸才的方法很简单:问一下他所做工作的细节,他们会突然得了健忘症。但是,一旦让这种人进入你的组织,你可能要花好几年才能再摆脱他们。

#10:传教士
无论你在用哪种编程环境,传教士总会坚持认为如果你把现有的工具和工序抛弃掉并换成其它的一些东西,会对你有很大的帮助。传教士实际上就是理论家的反面。传教士总是直来直去,对软件开发很了解,但却很少真正的去编码。

传教士有一颗项目经理或者部门经理的心,但却缺乏足够的知识或者经验来完成这个跳跃。所以在传教士最终成为一个纯管理者角色之前,其他人不得不一直忍受传教士们对于彻底革新工作环境的尝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