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产品你会用吗?


这样的产品你会用吗?
作者:Hansen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个小故事。

节选自:
龙枪编年史||,第三卷,第05章

人物介绍:
浓修:一个喜欢发明机械装置的侏儒
泰斯:一个喜欢游荡的坎德人
费资本:年迈老法师

前情提要:
泰斯和费资本要通过侏儒的投石机装置,从1楼飞到15楼

正文开始:

    “三十五层楼高!”泰斯惊讶地重复。“住在顶楼不就倒霉了?这样得爬多少层阶梯啊?”

    浓修吸吸鼻子。“我们早就舍弃了这种原始的装置。”他比着手势,“如果你不介意看看这些我们所制造出来的可怕科技成果吧——”

    “我看到了。”泰斯把视线重新技回地面。“你们大概正准备打一场大规模的仗。我从来没看过这么多的投石器——”

    坎德人硬生生吞回去接下来的话。正当他看着时,一声哨音响起,投石器把一个侏儒射出去。泰斯看见的并不是武器,而是一种取代楼梯的装置!

    大厅的最底层放满了投石器,几乎含括了每一种侏儒制的投石器。有弹簧做的、十字弓形的、蒸汽机驱动的(还在实验阶段,他们在调整水的温度。)

    投石器上下左右缠绕着数百里长的绳索,每一条绳索都连接着某种齿轮和机械装置,发出机器运转的声音。

  地板、墙壁、投石器上尽是各式各样的拉杆,成群结队的侏儒正努力地拉上拉下。

  “我想,”费资本听起来十分的无奈,“这个检验室应该不会在一楼吧?”

    浓修摇摇头。“检验室在十五楼——”老法师发出一声心碎的叹息。

  坎德人听到一阵令人牙龈发酸的声音。

  “啊,他们准备好了。快来——”浓修说。

  泰斯快快乐乐、一跳一跳地跟在他后头,走向一个巨大的投石器。一名侏儒不耐烦地向他们打着手势,比了比后面一长串正排队等候着的侏儒。

    泰斯跳上了投石器,满怀期待地看着天空。他可以看见许多侏儒从各楼层往下看,身旁环绕着各种机器、齿轮和说不出名字的装置,最容易分辨的是一种挂在墙壁上、类似棒子的东西。

    浓修站在他旁边,皱着眉头。

  “敬老尊贤,年轻人,所以赶快离开让老人家坐上来。”他以他惊人的力量将泰斯从位置上拉下来,“魔法师优先——”

    “喔,没关系啦!”费资本抗议,一个不小心,往后跌进团绳子里。“我——我好像想起了一道可以让我飞到上头去的法术,浮空术,那是怎么施——施展?给我几分钟想一想……”

    “一直叫我们快一点的是你那——”浓修生气地看着老法师,后头排队的侏儒开始鼓噪起来,彼此推挤。

  “啊!拼了啦!”老法师大吼,迈步爬过座位里,浓修在一边帮着。

    负责发射投石器的株儒喊了一具不知道什么话。

  浓修指着上面,喊回去。“第十五层!”

    技师走到五个拉杆之前,这里延伸出几近无限长的绳子。费资本哀怨地坐在投石器上,挣扎着要回想起他的法术。

  “预备!”浓修大喊,把泰斯拉近,好让他能看得更清楚,“用不了多久,技师就会给我们信号,对——就是这个信号——”

    技师拉了拉一条绳子。

  “那有什么用?”泰斯插嘴。

  “这条绳子连接到第十五层的一个铃上,告诉他们有人要上来——”

    “万一铃没响怎么办?”费资本大声地问。

  “会有第二个铃声提醒他们第一个铃没有响——”

    “铃声没响底下会怎么应变?”

    “就啥也不做。那是第十五层的事,不是你的问题——”

    “万一他们不知道我要来了,这就变成我的问题了!”费资本大喊。“难不成要我就这样跳过去给他们一个惊喜吗?”

    “啊!”浓修骄傲地说,“我跟你说——”

    “我不玩了……”费资本表示。

  “不,等等。”浓修说,说话速度因为紧张而越来越快。“他们准备好了——”

    “谁准备好了?”费资本愤怒地问。

  “第十五层!他们把网子放出来了,你知道——”

    “网子!!!”费资本脸色发白,“够了!”他一只脚踏了出去。

  但在他逃出去之前,技师已经伸手拉下了第一根拉杆。一阵机械运转声后,投石器开始在轨道上移动。运转的震动又把费资本摔了回去,帽子遮住眼睛。

  “发生什么事了?”泰斯大喊。

  “他们正在就发射位置。”浓修大喊。“经度和纬度已经计算妥当,可以把乘客发射到预定的位置——”

    “你给我说清楚网子是怎么一回事?”泰斯扯开喉咙大吼。

  “法师会飞上第十五层——喔!我向你保证,相当的安全——我们做过研究,事实上,研究结果证明了飞行比走路还要安全——等他飞到了轨迹的最高点,正要开始落下时,第十五层会伸出一张网,像这样抓住他”依修用一只手示范,啪的一声抓住一只蚊子,“然后把他丢——”

    “这时间可得算得很准罗!”

    “时间铁定准,因为我们研发出一种钩子来进行这项艰巨的任务,不过,”浓修嘟起嘴,皱眉说,“有些时候是投石器会出现误差,不过我们有个委员会——”

    侏儒拉下拉杆,费资本尖叫着飞上天空。

  “喔哦!天哪!”浓修瞪着天空。“看来——”

    “什么?什么?”泰斯大叫着想要看清楚。

  “网子又太早打开了——”浓修摇摇头,“第十五层今天一天已经发生了两次,这可得提案到安全网公会去讨论,并且不能让它再度发生——”

    泰斯张大嘴,看着费资本的身影划过天空,借着投石器巨大的力量不断地往上飞。刹那间,坎德人终于懂了浓修在说些什么。

  第十五层的网子并没有在法师飞过第十五层之后张开而是在费资本飞越之前就张开了。费资本像是被打扁的苍蝇般贴在网子上。

  有短短的一瞬间,他手脚并用地小心抓着网子,然后......就掉了下来。

  钟声和锣声齐鸣。

  “别告诉我——”泰斯哀怨地说。“那就是网子失效的警告声。

  “你猜对了,但不用太紧张(自鸣得意地笑着)”浓修咯咯笑道,“因为这个警铃会触动第十三层的网子,正好可以——唉呦,看来好像迟了一步,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第十二层——”

    “快想想办法!”泰斯尖叫道。

    “别穷紧张好不好!”浓修生气地说。“不然我根本没有机会说完我刚刚正要提到的最后后备安全系统,喔,来啦——”

    泰斯惊讶地看着第三层墙壁上伸出了六个大筒子,底部打开来,掉出无数的海绵,铺在第一层的广场上。这是为了——显然的——预防所有的网子都没有接到。

    很幸运的,第九层的网子没有失效,正巧来得及将法师捞起,之后网子随即收拢,把他甩到一个阳台上,侏儒们听见他不停的咒骂声,有点不大敢放他出来。

  “这下全部妥当!该你了。”浓修说。

  “最后一个问题!”泰斯坐在座位上对着浓修大喊。“万一这个后备安全系统也失效了怎么办?”

    “好问题——”浓修高兴地说,“如果这些海绵掉下来不够快,那么另一个警铃会响起,将一大桶水倒到广场中央,然后呢——正好海绵这时候也该倒了下来——要擦干净地上的血迹就很简单了——”技师拉下了拉杆。

是不是很好笑?

问题是,我们是不是有一些产品,给到用户的时候:
1、一开始就做了很多错误的假设,用了错误的原型?
2、团队任务分工不明确,相互之间不Care?
3、不去预防问题发生,而是尝试各种Catch问题?
4、用了先进的技术,而忽略了用户的问题?
5、用户用差异的眼光看着你的时候,你仍自信的感觉那是称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